广告合作邮箱:laipinglvcha@126.com
合理安排看片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返回

翁媳浪史

来源:   发布时间:2020-10-19 22:37:13
明朝时期,苏州有一户黄姓富商,做的是绸缎生意,主人黄怀常年从商,在江浙之间来往,育有一子叫黄玉郎,年纪刚好二十岁,长得一表人才,相貌俊俏,也随父从商,近日刚完婚。

    过门的媳妇陈府千金陈婉儿,年方十八,是当地美女,当初玉郎听闻她的美貌上门求亲,两府家境不错,门当户对,两家人就成了亲家。

    婉儿过门后夫妻恩爱,日夜颠鸾倒凤,快活如仙,可好日子不长,婉儿婆婆不到半年就病倒,不久就一命呜呼,公公常年在外经商,免不得应酬,吃喝赌嫖都会了,没了夫人管束,生意也由玉郎打理,一时无事,日夜在外豪赌,不多时家产被败去许多了,玉郎接手父亲生意,也只好外出经商,免得坐吃山空。

    选个吉日,玉郎带了家中男仆经商去了,人一走,家中只剩婉儿和公公,还有两个小丫鬟,一个叫小红是婉儿陪嫁丫鬟,日里专门服侍婉儿起居,另一个粗使丫鬟是原府里的唤作小萍,负责做饭打扫,公公便也不敢去赌了,整日在家闲着,一股欲火无处发泄,年纪四十余岁,又没了夫人,只好把个粗使丫鬟拿来将就,这黄怀天生一根大阳具,欲火一上来,就叫小萍到房中奸淫。

    小萍年芳二十岁,也有几分姿色,双乳丰满,正是春心萌动的年纪,见家中没了夫人管束,被老爷引诱,心中也不拒绝,便被老爷破了瓜,因老爷阳物粗大,开始好不疼痛,几遍后感觉快活无比,识得男人的乐趣,便曲意逢迎,碍着少夫人,只是和老爷偷偷摸摸,婉儿并不知晓。

    这婉儿也是大户人家小姐,琴棋书画,三从四德也是学了的,玉郎出门后,便也守着妇道,平日里也不出门,只在府中做些女红,娘家也是富户,倒是时常拿钱贴补家中花费,只差小红时常到各处走动。

    这日到黄怀处取东西,见到房门关着,以为老爷不在,刚想转身回去,却听到房中说话声,小红就站着听,却是老爷黄怀和小萍在房中,心中好奇,看到房门虚掩,往里面张望,发现是老爷抱着丫鬟,正在脱丫鬟衣衫,小红一看就脸红心跳,这老爷竟然不顾礼数,要与小丫鬟交欢。

    小红年纪和婉儿相彷,刚满十八岁,也是少女怀春,因陪嫁黄府,也和玉郎圆过房了,是玉郎小妾,晓得男女滋味,她看是在后堂,与婉儿西厢房离得远,便大着胆子在门外偷看起来,就见老爷将小萍衣服扒光,赤着身子,老爷也脱掉衣服,搂着就亲。

    小萍也不拒绝,两个人抱在一起,嘴亲着嘴,老爷下体一条粗大的阳物翘起着,顶着小萍阴户,小萍下体满是穴毛,两片嫩唇紧紧闭合,却被老爷慢慢用阳物顶开,小萍阴户被顶的舒服,搂着老爷娇喘,小红看到老爷的阳物甚是粗大,坚挺无比,不觉羞得脸红耳赤,春心大乱,阴户一紧,穴内不觉湿了-老爷抱起小萍,因身材丰满,老爷揉着小萍乳房玩弄起来,摸得小萍乳房发胀,乳头突起,老爷抱起小萍来并不费力,小萍将两条腿缠在老爷腰间,双手搂着老爷脖颈,老爷将她乳头含住,又吸又是咬。

    小萍被舔得骚浪起来,将自己满是浪水的小穴对着老爷黄瓜一般粗大的阳物,下体一沉,小穴竟被顶开,整支阳物全根而入,老爷托着小萍两股,耸动阳具,奸淫小萍嫩穴,小萍被抽插爽快,浪水弄得阳物湿淋淋的,抽送时将小穴插得[~仆嗞~仆嗞!]直响,小萍魂儿都出窍了,嘴中浪叫不己。

    老爷听着小萍淫声浪语,阳物愈加坚挺,用力狂插,小萍口中啍道:[哦哦……!爽死奴婢了!……哦哦~!],穴中浪水流个不住,老爷一边插一边说道:[插死你这~小荡妇~奸~死~你……!],巨大的阳物顶得萍儿浑身发颤,头发都乱了。

    老爷和小萍在房中泄欲倒也罢了,却苦了外面偷看的小红,听着他们淫声浪语,一颗春心扑扑乱跳,却无处发泄,下体欲火中烧,浪水连连,小红想起在陈府时,夜间偷看过其她婢女用黄瓜插穴解渴,便到厨房找寻黄瓜,不想没找着,却看到一根擀面杖,两端是圆头的,表面用久已经光滑无比,心中暗喜,便用香油抹到杖上。

    回到原处,发现老爷已将小萍放倒在太师椅上,将小萍两条腿架在肩膀上,两手抓着小萍两个美乳,身子下压,小萍下体高高抬起,老爷将阳物插入挺着的阴户中,阳物在小穴中抽送,继续奸淫小萍,小红看着老爷阳物在小萍穴中进进出出,插的小萍浪水四溅,穴毛都湿了,口中不住叫唤:[老爷~用力~哦~哦~用~力~嘛!……]。

    小红已是欲火焚身了,一时按捺不住,便脱去下衣,赤着下体,将擀面杖一头支在地上,一头顶着自家小穴,套将起来,擀面杖不大,如玉郎阳物大小一般,只及老爷一半大小,小红眼中看着老爷大阳物,将小穴套着擀面杖,上下滑动,有如老爷在奸淫自己小穴一般,却也渐入佳境……-这小红自和玉郎圆房后,和玉郎交合机会不多,欲火较婉儿更强,此时已是意乱情迷,不想老爷小萍已是云收雨散,老爷打开房门,只见小红光着下身,阴户中套着一木棍,闭着眼在木棍上抽送不停,棍上也满是淫水,正在紧要关头,听到门响,张眼看到老爷,小红忙将小穴抽出木棍,穴中淫水流了一地。

    小红脸红耳赤,呆立不动,老爷见这小红比小萍更多了几分姿色,身材更佳,两条美腿修长,阴户丰满,白嫩无毛,如肉馒头一般,甚是喜爱,此时穴口满是淫水,滴了一地,老爷一见,也不说话,上去抱了小红身子,径直抱到床上。

    老爷对小红的美色早已垂涎已久,只是小红是儿子房里的人,不敢乱来,这时见小红自己送上门来,自是不放过了。

    小红知道老爷要奸淫自己,心里本是允的,只是自身己是玉郎小妾,与老爷云雨乃是伦理不合,也怕被小姐知晓,便口中直呼:[老爷不可~!,你我万万不可呀~!]。

    老爷道:[我与萍儿二人不说,哪个知晓?]。

    小萍道:[我与老爷今日之事,己被你知哓,今日让你脱身,必会说老爷与下人淫乱,坏了老爷名声,若你从了老爷,三人今后一床睡了,便定无人知晓!日夜欢娱,岂不快活!]。

    小红听了知道无法挽回,也图个快活,便不做声,任老爷所为。

    老爷暗喜,知小红肯了,也不急,脱去小红衣服。

    只见小红还是少女,虽然长得俏丽,可刚满十六,乳房不大,细腰如柳,两条大腿光滑修长,只是阴户饱满,无一根穴毛,如一肉馒头鼓起,中间一肉缝,老爷用手指掰开肉缝,方能看到小红阴蒂,小穴紧小,早已湿淋淋了-老爷看到小红美穴,欢喜不已,用舌头去舔小红阴户,小红阴蒂被老爷舌头一舔,阴蒂渐渐大了,老爷把阴蒂用力舔个不停,小红阴蒂越舔越大,突起到肉缝之外了,老爷就把阴蒂含住,用嘴吮吸,小红爽了起来,身子都扭动起来,快感从阴蒂一阵阵传来,口中呀呀叫唤道:[老爷~我要~哦~哦……!]。

    老爷见小红发浪,阴蒂勃起了,便起身压着小红,亲着小嘴,手便在小红身上摸起来,小红被亲着嘴儿,香舌被老爷含着,一阵快感,便也抱住老爷,与老爷亲嘴,小萍见两人已成事,起身出去。

    小红分开两腿,老爷压着她,阳物便顶着小红阴户,小红穴口紧小,老爷一顶不得而入,便用手去扶住阳物,用龟头对着小穴口用力一送,小红身子一缩,竟不得而入,小红娇喘道:[好痛~好痛~!]。

    原来小红被玉郎破身,玉郎阳物只及其父一半粗大,黄怀龟头巨大,小红穴儿太紧,自是不易进入,黄怀急了,便用被子垫着小红两股,让小红分开两腿,用手将阴户从中掰开,露着粉嫩穴口,将坚挺的阳物对着穴口,腰一沉,小红也咬牙将阴户往上一送,阳物竟然没入穴中。

    小红穴内已满是骚水,老爷借助骚水抽插起来,小红穴肉被龟头研磨,浪叫起来,口中不住叫到:[好爽……好爽~啊!穴爽死了……]。

    老爷抱着小红,将阳物狂抽起来,插得小红浪水直流,口儿张着,小穴快感连连,两腿直抖,两手紧紧抱住老爷。

    不多久,小红被老爷插得高潮迭起,身子如腾云驾雾一般,一个哆嗦,阴精直谢出来,老爷也不睬她,又是一阵狂插,小红被插得两眼一翻,魂儿出鞘,爽翻过去。

    老爷见小红被插晕过去方才罢手,抽出硬着的阳物,只见小红阴户被巨大的阳物插得穴口大张,露着粉嫩的穴肉,穴中淫水流将出来,垫着的被子竟湿了一块。

赞(1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S
TOPPosted:2020-10-13 03:10 樓主 引用 | 發表評論
大麦麦 [樓主]


級別:騎士 ( 10 )
發帖:3543
威望:314 點
金錢:8486 USD
貢獻:0 點
註冊:2019-03-07

亿乐彩 yilecai.cc

线上彩票领航者、业界信誉最高、出款速度最快、体验效果最好、千万彩民、购彩首选!首冲有豪礼、1元存款、提现1分钟到账、多种玩法、超高赔率!
yilecai.cc

澳门皇冠赌场 6650.com

澳门皇冠赌场24小时AV女忧在线发牌,真人百家乐,龙虎斗,牛牛,AV捕鱼王,上万款老虎机游戏。百万提款3分钟火速到账,每日千亿红包雨疯狂抢不停;天天返水1.5%无上限
6650.com
AD

    【第二回俏媳妇无意泄春光色家翁有心诱娇娘】

      这黄怀把家中两个丫鬟奸淫之后,倒也快活了一阵子,不时着小萍叫小红过去屋中淫乐,小红去得多了,每日听着老爷谈论街坊间男女秽闻,变得淫荡起来,与婉儿夜里常聊些男女偷情,公公扒灰的淫秽事。

    婉儿夜里也是孤单寂寞,倒也听得津津有味,听到妙处,也是脸红耳赤,阴户也湿润起来,口中却装着责怪小红胡说,心里却是欲火难耐,春情难耐。

    这小红看小姐爱听,夜里干脆和小姐做一床睡了,夜里说起在陈府丫鬟的淫乱趣事。

    小红道:[你可知陈府也乱着呢?]。

    婉儿道:[老爷家教甚严,怎会乱来?]。

    小红道:[你有所不知,虽府里男仆不能近女眷,可丫鬟之间也能泄火的]。

    婉儿奇道:[这怎么说,难不成你能变出男人之物出来?]。

    小红道:[我们丫鬟几人一起住,见到她们也睡做一床,夜里看到她们两个搂成一团,也能办事]。

    婉儿问:[这倒末听闻,如何办得?]。

    小红道:[一人扮成男子,将一假阳具绑在腰间,如男子那般插入,便撒得火]。

    婉儿一听道:[却有这事,只是没男子有趣,况这假阳具哪里得来?]。

    小红道:[我见着那假阳具乃是木头凋刻,也好奇,就问她们如何得的?那丫鬟说是外头买的,一次外头有货郎叫卖,我见她们出去,便跟了去,就见是卖胭脂水粉的货郎,她们悄悄问货郎,货郎便从箱底拿出些假阳具供她们挑选]-婉儿道:[这货郎也不怕被抓了报官呀?]小红道:[他们专做女子生意,有人买便有人卖了,女子用它解闺中之苦,我见小姐也思念夫君了,方说与小姐的,小姐何不试试,也解那思君之苦了]。

    婉儿叹道:[此法不错,可现就算有心想试也无现货呀~]。

    小红道:[待我留心,见有卖的便买来给小姐一试如何!]。

    婉儿脸一红道:[不可让人知晓方好]。

    小红道:[我不在邻近买,到别处去问,何人能知晓,小姐放心便是]。

    小姐便轻声应允了……。

    这玉郎一走便是半年,只苦了婉儿在家守寡一般,整日在家呆着,空虚寂寞,好在有小红陪伴,方好过些,这陈怀也瞧见婉儿心思,只是是自家儿媳,倒也不敢乱来。

    这婉儿容貌身材都是家里最好的,正值酷暑,婉儿爱干净,午睡后会起身洗澡。

    这黄怀平日里也不到儿媳厢房,这日想着小红,刚好小萍不在,便自己过来,不想撞见儿媳沐浴,小红在里面服侍,便大了胆子偷看。

    他把窗纸捅破,往里边张望,只见婉儿脱得赤条条的,在浴盆内沐浴,小红在帮其擦背,下身已浸在水中,只露着双乳,这婉儿乳房坚挺,又大又圆,乳头粉红,小红小萍均不能比,黄怀一看十分喜爱,看着一对美乳,口水都流了,他未见过如此美乳,恨不得两手去揉弄一番-黄怀看得呆了,站在窗外不肯移步,一直看到婉儿出浴,只见婉儿身形修长,肌肤雪白,一双美腿粉嫩匀称,真是世间少有,抬腿出浴之间,露出蜜桃一样阴户,只见她阴户粉嫩丰满,两片肉唇光洁无毛,长着柔软细嫩的阴毛长,黄怀见婉儿人长得美,身材也好,阴户竟然也如此勾人,一时着迷,阳物都高高挺起了。

    直看到婉儿穿衣完毕才回房中,自此对婉儿是念念不忘,心里寻思要与婉儿云雨。

    黄怀见了小红,便对她说出心中之事,小红正为小姐之事犯愁,便将婉儿近况告知老爷,黄怀一听大喜,原来就怕儿媳不肯,当时就想去找儿媳。

    小红忙道:[老爷莫急,小姐家教甚严,只怕不肯与老爷扒灰,须从长计议,试探一番才行,小姐是久渴之人,你若将阳物让她见着,我便知此事能成否]-黄怀便在小红耳边低声道:[这个容易,你只须如此如此,便可成事]。

    两人约好勾引婉儿的法子,分头行事。

    这一日,黄怀身子不适,卧床不起,着小萍过来告知婉儿。

    小红对婉儿道:[家翁抱病,虽说男女有别,可儿媳理应过去服待才是]。

    婉儿与小红便过去看望,只见黄怀卧在床上,双目紧闭,似病得不轻。

    小萍正在服待,正值酷暑,黄怀浑身是汗,身子发热,小红道:[只怕是中了暑气,须解去衣衫,用凉水擦拭身子放能解暑]。

    小红便去端了盆井水过来,小萍便去解黄怀衣衫,去了黄怀上身衣物,擦洗身子,见婉儿也不回避,便将黄怀裤子也去了。

    刹时间,黄怀阳物便跳将出来,摇摇晃晃且是坚硬不倒。

    婉儿一瞧之下,羞得脸儿通红,忙用衣袖掩面,眼却偷偷去看,只见公公阳物甚大,又粗又长,直挺挺的翘起,婉儿下体不觉湿了。

    婉儿见小萍在场,瞧了一会便转身回屋去了,小红叫醒装病的老爷。

    原来这小萍按老爷吩咐行事,小红却在偷看婉儿神态。

    黄怀便问小红:[她可有看我阳物?]。

    小红道:[我见她用衣袖掩面,双眼却一直偷看老爷阳物,以为没人瞧见,看了许久才走开]。

    黄怀一听便取出一木制假阳具,对小红道:[此木阳具是我让巧匠按我阳物尺寸制成,正可派上用场]。

    小红便接过木阳具,与老爷阳物一比,大小长短果然一个模样,打磨得光滑无比,心中暗喜,有了此物,必能让小姐上钩了。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